首页 〉群贤文苑
郑成功猝逝之谜
来源:365体育投注官网网址是多少_必发365体育投注_365体育投注官网地址 ? 发布日期:2013-12-31 ? 浏览次数:2322
◎林其泉

民族英雄郑成功收复祖国领土台湾后不久,于1662年6月23日(农历五月初八日)在台南去世,年仅三十八岁,正当年富力强,壮志方伸,雄图待展之际,竟溘然长逝,实为恨事。郑成功不但死得早,而且死得突然。

郑成功的一生战绩,在他户官杨英的《从征实录》中记载得很详细。《从征实录》是研究郑成功的第一手资料,一直受到中外学者的重视。可在《从征实录》中偏偏没有郑成功病和死的记载,因为这段期间杨英自己刚好生病,后来也没补写。因此,对郑成功的病和死的研究都得参考第一手以外的材料。

关于郑成功的病和死,史籍记载不尽相同,传说更不一样。一般记载,郑成功的病是“偶伤寒”(李光地:《榕村语录续集》)“偶感风寒”(江日升:《台湾外纪》),“感冒风寒”(夏琳:《闽海纪要》),“骤发颠狂”(林时对:《荷牖丛谈》);而对郑成功的死,除李光地提到由马信荐一医生投以凉剂,是晚而殂外,大多只用“成功病殂”或“成功薨”等语句来概括,至多也只讲死前的一些异常症状。

关于郑成功的病和死,由于史籍记载不详且不一致,难免引起后人和外人的种种猜测:有说郑成功得的是“疯狂病”,“由于狂怒而闷窒至死。”(乔治•菲力浦:《国姓爷的一生》,见《中国评论》第十三卷第三期,1885年)有说郑成功身染肝郁病症,“内伤外感”,又缺药物,病势日重,终致死亡。(江炳成:《古往今来话台湾》)有说郑成功先得咳嗽病,然后发展成为危险的热病。还有的说郑成功得肝病、肺结核病、恶性疟疾、流感等等。(见肖一山《清代通史》、高贤治《台湾三百年史》,冯作民《台湾历史百讲》等书)有的弄不清,干脆说郑成功得了“奇怪的病。”(方白:《郑成功》)。

不过,不管怎样,看起来郑成功不是无病而死的,他是得了病的,但是他的病并不是很严重的,无非是伤风感冒之类的病。开头,他“尚坐胡床谈论,人莫知其病。”(夏琳:《闽海纪要》)“日强起登将台,持千里镜望澎湖”,就在死的那天(五月初八日),“又登台观望”,然后回书室,请太祖祖训出,边阅看边饮酒。(江日升:《台湾外纪》)郑成功自己连同其它的人大概根本没想到他会死。

那为什么他会突然而逝呢?人们虽然有过种种猜测,但没有得出一致的结论来。

台湾省学者李腾岳先生对郑成功的死有过专门的研究,他在《郑成功的死因考》(载《文献专刊》第一卷第三期)一文中提到:“一、成功的病是五月一日,死亡是五月八日,病的全经过是八天。二、发病当初未曾发表,到了危笃的时候还不肯服药,大约可看作是没有请过医师来看过病。三、病中不但没有保持安静,有时还要饮酒。四、临终时的情况,虽然有种种离奇的不同叙述,但精神状态是明朗的。五、成功是一位意志坚强、性情比较暴烈、刚正不阿、崇尚礼教的人。是年(永历十六年)二月以来,接连发生几件痛心的国事家事,在心理上生理上受到重大间接刺激、打击,对健康自必大有损伤,但不是致死的直接原因。六、成功的发病,从感冒风寒所引起,得以推定是一种急性的热性病之类。参酌成功来台当时的台湾风土气候,其中的一种病原,乘人体的一时缺陷(如疲劳),则肆意侵袭,终于夺走成功的生命。”

这里李先生否定了一般的说法。一般认为郑成功由于“积劳成病”,加上受到国事家事的打击和刺激,忧愤病卒,或者说发愤而死。所谓国事打击大体指:复台斗争过程中的艰苦奋战给他带来的劳累;清廷的禁海令和迁界令的实施,粮食接济上的问题,使他担心;西班牙殖民者在吕宋杀害大批华侨,使他忿怒;他所奉为正统的永历皇帝的蒙难,使他感到失望。所谓家事刺激主要是:老家祖坟被清廷所挖,祖宗骸骨被抛露,其父和弟辈十一人被清廷处死于北京,这些事,使他无比愤恨:他儿子郑经生活失捡,也使他脑怒。李先生认为,这些国事家事对郑成功的健康大有损伤,但不是致死的直接原因。这分析是有独到之处的,是有道理的,不过我不同意李先生关于郑成功致死的直接原因的分析,我认为不是什么急性的热性病之类,而是在于毒药的作用,即郑成功是被人用毒药杀害致死的。这话似乎近于骇人听闻,但我并不是凭空想出来的。

伍远资编写的《郑成功传说》一书中讲到,清廷曾通过收买郑军内部的人来暗杀郑成功。如郑成功的厨师,被清朝的闽浙总督李率泰收买之后,计划在点心中投放孔雀屎以毒杀郑成功。该厨师也许没经验,但更主要的是软心肠,几次下毒时都有点胆怯,没下成,又害怕秘密泄露出来。后来他将此事告诉了父亲,父亲听了后大骂他忘主背恩,因带他到郑成功面前自首请罪,得到郑成功的宽恕。……

此事虽系传说,但道出了早有人想谋杀郑成功。这是清廷想收买郑军内部的人来暗杀郑成功的,未达到目的,没想到郑成功最后还是被人所暗杀。

使用毒药杀害郑成功无疑是出自野心家的篡权阴谋的需要,而郑成功平时严刑峻法似乎促使了这种谋杀手段的采用。

人们都知道,郑成功平时纪律严明,赏罚分明,对于犯罪和违反纪律的人多是严刑峻法。就因此,他受到广大群众的拥护,也引起一些人的害怕,甚至不满。这是可以理解的。

为了保证军事斗争和政治活动的顺利进行,郑成功“立法尚严”。郁永河在《稗海纪游》中写道,郑成功对犯奸与盗者“死不赦”,甚至“有盗伐民间一竹者,立斩之”。这无疑是过严了些。他的部将马信对此有些想不通,曾劝他“宜用宽典”,但郑成功认为:“法贵于严,庶不至流弊,卑后之守者自易治耳。”(见《台湾外纪》卷十二)当然,郑成功同时也很重视奖励有功人员,以鼓舞士气。因为本文不是全面评述郑成功的赏罚问题,所以这方面暂不提它。郑成功的严刑峻法是一贯的。早在1651年,清廷的泉州总兵马得功率军攻破厦门,郑军吃了大苦头。时郑成功以其叔父郑芝莞防守不力,加以处斩;另一个叔父郑鸿逵亦以同样原因被加以向罪。后来在收复台湾斗争中,他率军登陆台湾才一个月,其时抗荷斗争还在进行中,宣毅后镇吴豪,因犯法,即被郑成功处死,虎卫右镇陈蟒亦因犯错误被捆责革职。承天府尹杨朝栋,万年县知县祝敬,还有一个叫陈伍的官员,都是很有才干的人,上任不到半年,也都因犯贪污罪,被郑成功处以极刑。施琅如果不是逃跑,说不定也会被郑成功所杀。

有人说,由于郑成功用法严峻,果于诛杀,“于是人心惶惶,诸将解体。”(夏琳:《闽海纪要》)也有说,“成功用法严,其下常惧诛”,许多将领投清,而清廷又以高官厚禄待之,于是人多动心。(《明亡野史•郑成功》)以后还有人说,因为郑成功“滥用权威,人多思叛。”(朱希祖:《从征实录序》)虽然不全是事实,但它的确讲到了一些要害问题。由于郑成功一向执法尚严,且他性情暴烈,许多官员和将领,多提心吊胆,深怕祸临头上。为了避免问罪,先后有人离开郑军而去投靠清廷。据载,从1650年至1662年(明永历四年至永历十六年),即郑成功率军攻打并取得厦门到他死前,郑军将领中先后发生过好几起投清事件。比较重大的如:永历四年十二月后劲镇陈斌投清;永历五年五月,左先锋镇施琅出走投清;永历八年四月援剿前镇黄大振通清被杀:永历十年六月前冲镇黄梧献海澄投清;永历十一年六月,左冲镇洪善暗通施琅以投清;永历十一年十一月,英兵镇唐邦杰率前锋、亲随二营投清;永历十二年九月,北征途中,北籍将领投清嫌疑;同年十月,后冲镇刘进忠率众投清;永历十四年五月,右武卫陈鹏通清;永历十五年六月右冲镇蔡禄、宣毅左镇郭义据铜山(东山)投清;永历十六年三月,镇守南沃的忠勇侯陈豹投清,等等。其中,有的因思想不坚定而投清,有的因不同意郑成功出兵收复台湾,或为了保护自己钱财而投清,有的则主要因对郑成功严刑峻法不满而投清,还有的对郑成功不满,一时没去投清,但暗地谋划杀害郑成功。

杀害郑成功的密谋,看来在收复台湾后不久便开始了。这种密谋是非常隐蔽地进行的,所以至今尚未被人们所窥破。

从各方面情况分析看,秘密谋划杀害郑成功的,就是郑成功亲近的人,郑成功的兄弟辈。最大可能是郑泰、郑鸣骏、郑袭等勾结其亲信曹从龙、张骥等,通过高级将领黄昭、肖拱宸等来进行的。郑泰是主谋者。

郑泰是郑成功的谊兄,长期掌管郑军的东西洋贸易,掌握郑军的财政大权,拥资数百万。郑泰虽得郑成功信任,但却对郑成功不满,早露二心苗头。就是他在掌管海上贸易期间,暗地把大批金钱存放到日本银行里以备他日之用。(那些在日本银行的存银,直到郑泰谋杀郑经的阴谋暴露被逮,郑经查阅他帐目时才发现。)就是他,一开始就极力反对郑成功出兵收复台湾,并在郑成功遇到困难时不予援助,想让郑成功自败下去。1661年,郑成功率领复台大军从金门出发向台岛进军,遇到重重困难,这当中最突出的是缺粮问题难以解决。时郑泰驻守金门,明知这情况,但却袖手旁观,竟不发一船去支援。郑军收复台湾初期,百业待兴,万事待举,有一个时期财政甚为困难。郑泰在日本虽然存银三十多万,却不取分文以解决台湾面临的困难。郑泰是想让郑成功在困难面前自败下去。但这一希望是落空了。郑成功不但没有败下去,反而在收复台湾以后,使形势日益好起来。这使郑泰非常不安,终于决定对郑成功下毒手,杀害郑成功。至于郑泰等人是否受清廷利用而杀害郑成功,那还有待于进一步考证。

郑成功被毒死,郑泰等人的阴谋没有败露,这使他们感到得意,于是计划着手进行下一步的阴谋活动。不过,尽管谋杀郑成功的阴谋进行得十分隐蔽,也难免不露尾巴。郑成功死后,这批阴谋家拼命拉势力以实现其篡权的目的就是明证。他们在郑成功死后不久,迫不及待地伪造郑成功遗命,诉说郑经罪状,公开要立郑袭为台湾主。他们通过黄昭、肖拱宸等人扬言:“岛中世子可治兵拒父,台湾独不可承兄以继统乎?”(见《台湾外纪》卷十二)他们为什么要把郑袭抬出来呢?这除了郑袭有野心外,还同他们的策略有关。在郑泰他们看来,郑袭是郑成功的胞弟,把他抬出来名正言顺,而特别重要的是郑袭的能力远不如郑成功。他在他们帮助之下掌了大权,自然会感激他们,会听从他们的,他们在条件成熟时可以轻而易举地取而代之。即使不取而代之,他们也掌握了实权,成了实际的统治者。后来他们眼看达不到目的时,郑鸣骏终于现出原形。他同其从子郑缵绪等,率文武官员四百多人,战舰一百八十余艘,士兵七千三百人,还带有公帑银一百八十余万两,投奔清将马得功。……

把上述这些线索连起来加以分析,他们谋夺郑成功的阴谋不是昭然若揭了吗?

谋杀当然是通过郑成功身边最亲近的人来实现的。他们利用郑成功伤风感冒的机会,选择郑成功在为儿子郑经伤风败俗的事情发怒的时候,狠下毒手。他们先计划在医药中下毒,但郑成功不愿服药,无从下手,达不到目的。自然他们并不罢休,立即改变策略,改在酒中下毒,果然收到效果。从史籍记载中,人们不难发现,郑成功偶得伤风感冒病,病中仍饮酒,这使他们有机可乘,他们在酒中放的是慢性发作的毒品,也许是因为放的量少了些,也许是因为郑成功病中饮酒较少,毒性不够,所以许久没能致命。最后他们再下毒于医生开的医药即凉剂中,终使郑成功暴卒。李光地在《榕村语录续集》中写道:“马信荐一医生以为中暑,投以凉剂,是晚而殂。”

看了各种记载,人们可以肯定地说,郑成功临死时是十分痛苦的。这就因为在最后一次下毒后,毒性骤发,使他难以忍受,这从他临死前的症状中可以看得很清楚。林时对在《荷丛谈》中说,郑成功“骤发颠狂”,“咬尽手指死。”夏琳在《闽海纪要》中载,郑成功“顿足抚膺,大呼而殂。”江日升在《台湾外纪》中说,郑成功以“两手攀面而逝。”吴伟业在《鹿樵纪闻》中说,郑成功死时“面目皆爪破。”沈云在《台湾郑氏始末》中也说“啮指而卒。”佚名的《台湾外志后传•扫平海氛记》第六回说,“郑成功仰卧良久,翻身大叫,将袖掩面而薨。”类似的记载还有一些史籍。那位外国学者乔治•菲力浦写的《国姓爷的一生》中还提到,郑成功临死前用牙齿咬破嘴唇,咬断舌头等等。这些,人们都应把它看成是郑成功中毒后毒性发作的症状。人们甚至可以隐约看出,似乎郑成功临死前已发现自己被毒害,所以挣扎着,但迟了。《闽海纪要》载,及郑成功病笃,都督洪秉诚调药以进,成功投之于地,顿足抚膺“大呼而殂”,时为五月初八日。如果不是郑成功已发现或者是至少已感到有人在毒害他,那他为什么到快要殂了还把别人拿来的汤药投之于地呢?

至于上面这些记载的可靠性程度,是要进一步加以研究的。不过,不管怎样,那都是值得重视的。林时对、李光地都是郑成功同时代的人,其记载自有根据;夏琳还是郑成功同乡,所记当有所征,江日升比郑成功稍晚些,但其父江美鳌系郑军的副将;跟随郑成功南征北战,收复台湾,自然有可能为江日升提供比较可靠的材料。而吴伟业和沈云在写《鹿樵纪闻》和《台湾郑氏始末》时,也都看了很多史料,自然所写的也绝不是凭空想出来的。《台湾外志后传•扫平海氛记》虽然纯为演义小说,究其叙事,亦多有所本,同样有参考价值。至于外国学者乔治•菲力浦在《国姓爷的一生》中所提到的,虽不知其材料来源,但也很值得注意,

因为对问题的分析亦有独到之处。

这里需要提一笔的是,从各方面的材料看,马信是个很关键的人物。他很可能是被利用于直接杀害郑成功的凶手。至少他了解全部或部分内情。马信原是清朝的台州镇将,1657年(永历十一年)投靠郑成功,被任为提督,郑成功很信任他,把他当成得力助手。杀害郑成功的主谋者可能收买了马信,让他为他们效劳。但是,过后他们又害怕马信靠不住,会暴露杀害的内幕,于是急忙来个杀人灭口。李光地在前书中写道:“翌日,马信亦无病暴亡。”《台湾外纪》说马信于是月十三日死亡。即使是十三日死,离郑成功死也才五天。马信无病而死,这是可以肯定的。有说他因过分悲伤而死。即使他因为郑成功死而过分悲伤,也决不致于那么快死去。这本来也是个谜,但这个谜一直未引起人们的注意,无疑的,这也影响到人们对郑成功死因的追究。

当时郑经其所以注意郑泰他们,那是因为郑泰他们为了篡权而不让郑经继位。

郑泰等人在害死郑成功之后,准备拥立郑成功胞弟郑袭并解决郑经,以此作为他们夺权的第二步安排。这个安排,在台湾方面的行动为统领亲军勇卫黄安所告密,于是引起当时驻在厦门的郑经的严重不安。郑经命周全斌率千余军队,闪电般地进攻台湾,击杀黄昭,使其军星散,并斩肖拱宸、曹从龙、张骥等人。郑袭心腹蔡云等人亦畏罪自杀。郑经乘胜进入东都,并将东都改名东宁,在台湾确立自己的统治地位,阻止了在郑成功被害后即将引起的郑氏政权内部的分裂。

郑经克服了台湾方面的阻力后,于出面反抗的黄昭家中搜查出郑泰给黄昭的密信,信中提到由黄昭在台湾拥立郑袭为王,由郑泰在思明(厦门)解决郑经,两边配合。这给郑经极大的震动,但他不露声色地把信密藏起来,等到台湾事件处理完毕之后,把台湾军政大事先暂交黄安和颜望忠两将领掌握,自己带部将周全斌、谋臣陈永华等人回兵厦门。回兵厦门时,开头他对郑泰等人仍若无其事。其时,厦门及附近岛屿的守将都前来向郑经道贺,唯郑泰作贼心虚,称病不来。这倒使郑经感到担心。因为郑泰不来就得采用武力解决。而这时郑经掌握的军事实力不如郑泰,动起武来未必就能取胜,弄不好反会逼使郑泰投清,那对自己很不利。后来,郑经采用周全斌和陈永华的计谋,伪装任命郑泰为“金厦总制”,派礼官郑斌、协理户官吴慎给在金门的郑泰送去金厦总制官印一颗,以示信任。郑斌等对郑泰说,台湾叛乱刚平定,政局仍不稳定,新藩主(郑经)决定去台湾坐镇,而将军(郑泰)乃先王(郑成功)老臣,新藩主非常敬重,所以任为金厦总制,独担沿海诸岛抗清防务重任云云。但老奸巨猾的郑泰,深怕其中有诈,接印后仍不敢前往厦门,托病派其弟郑鸣骏代为拜谢。郑鸣骏到了厦门,受到郑经的隆重接待,回去后从中劝说郑泰,以消疑虑,这才使郑泰放下心来。最后他决定自己到厦门见郑经,然后再作打算。早有安排的郑经,仍设宴招待他,这时由左右将郑泰逮捕。郑泰问何罪,郑经拿出他给黄昭的密信,郑泰一时无言可答,只好认罪。郑泰被收押后死于狱中,而郑鸣骏得知其兄被逮,事将全部败露,即与其从子郑缵绪等率领部众并带公帑投靠清廷。这样,郑泰他们原来策划的阴谋到此告终,没有全部实现。

郑泰被逮后,郑经在清查郑泰的帐目时发现,郑泰有大量银款存放于日本银行。这位带有几分花花公子味道的郑经,见到那么多银款不免眼红心热,把注意力集中于向日本银行索回银款上面,对于郑泰一伙谋杀郑成功的事并没有追查,也许他根本没有想到其父郑成功是被郑泰他们阴谋毒死的吧。对于郑成功的死,郑经并不怎么伤心。他的风流事曾引起郑成功的极大愤怒,如果当时不是一些将领从中大力保护,也许他早已被郑成功杀掉了。想起这些,对郑成功的死,郑经也许还会暗中庆幸。所以他不会认真地去查究郑成功的死因。至今,这事已过去了三百多年,现在要想查清它看来也难了,不仅当事者找不到,就是留下来的材料中也几乎没有直接涉及这方面的记载。不过,我们从各种记载里所流露的蛛丝马迹中,仍然可以找出一些线索,对这些线索进行分析探讨,仍然可以找到问题的症结。这里我不过提出关于疑点的想法,希望能引起史学界对这一问题的深入研究。